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律师事务所】
┝ 长沙律师事务所
【长沙合同债务律师】
┝ 合同债务
【长沙律师文集】
┝ 律师文集
【长沙律师在线咨询】
┝ 律师在线咨询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文化大革命之后最大的高官落马
 律师网站多了,相互转载多了,网络侵权怎么办?
 一起婚约财产案件的代理词
 请求解决邵东仙槎桥“12.14”爆炸案的报告
 怎么删除银行征信系统不良记录案的代理词
 外甥借款不还 舅舅依法维权
 逾期一天还款担保公司欲扣3万元保证金是否合理?
 收到货款不发货反告合同对方欠己钱
 一例典型的故意杀人罪的法律意见书
 论房地产中公示、听证程序亟待规范的方法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律师文集律师文集 → 我刚带的名牌高校毕业的学徒写的辩护词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我刚带的名牌高校毕业的学徒写的辩护词
来源: 长沙律师网 作者:郑贴侨 发表日期: 2012-10-20 17:25:40 阅读次数: 2596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审判长、审判员:

    我做为班成龙的辩护人,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请求人民法院认定班成龙为从犯。

    同案人杨安平(已判刑)因认识从事服务业的受害人王丽,认为抢服务员的财物,服务员不敢报案,遂伙同石明、柳善武(均另案处理)班成龙(绰号钟七)于2002324凌晨12时在“帝仙园”俱乐部四至五楼服务员居住的楼梯间对受害人王丽伺机抢劫。杨安平对共同犯罪行为进行了分工,因杨安平认识受害人王丽,在指认受害人王丽后负责放哨。王丽、刘彩云在晚上12点左右下班时,刘彩云刚打开门,石明、班成龙、柳善武(绰号三毛)从楼上冲下来,将两受害人推进门并把门关上。班成龙在犯罪现场就已经认识到了犯罪行为的危害性,到现场仅进行了35分钟的亲自实施犯罪行为就离开了犯罪现场,有公安A卷第44页班成龙的陈述,公安B卷第39页、54页杨安平的陈述予以证实。同案犯石明与班成龙同是今年9月做的讯问笔录,石明在公安A卷第63页说 “杨安平、三毛、钟七都在犯罪现场,并看到杨安平手里拿着一台诺基亚手机和一本存折。这时“钟七”已经离开了。”与事实不符,杨安平在公安B卷第39页供述过了五分钟,钟七就从楼上跑下来,石明抢的手机,杨安平搜的龙卡和存折。受害人王丽在公安B卷第57页证明:两人看着我们,另一个人就开灯到卧室里乱翻。受害人刘彩云在公安B卷也证明房子里只有三个伢子。因此可以证明班成龙在现场实施犯罪行为35分钟后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就主动离开了犯罪现场,班成龙的犯罪行为在共同犯罪中仅起次要作用,请合议庭确认班成龙为从犯。

二、班成龙在现场实施行为仅35分钟后就主动离开,没有对受害人进行捆绑、堵嘴、蒙眼,没有参与强奸,没有分赃,敬请人民法院对班成龙从轻处罚。

  杨安平、石明、班成龙、柳善武(绰号三主)在直接对王丽、刘彩云实施抢劫的行为时为2002324时日晚12点左右,班成龙在现场实施行为35分钟后因认识到犯罪行为危害性而主动离开现场。之后杨安平、石明、柳善武对受害人实施抢劫、强奸行为至天亮才离开犯罪现场,而班成龙没有对受害人实施捆手脚、蒙眼睛、强奸等行为,有公安A卷第4445页班成龙的陈述,公安A卷第63页石明的陈述,第公安A卷第57页杨安平陈述,公安B卷第39页、第40页、第54页杨安平的陈述。公安B卷第57页、58页王丽证明是:搜了大约一个小时搜出建行储蓄卡就问密码后才用围巾、布之类的东西蒙住眼睛用脸毛巾堵住口并用绳子将王丽、刘彩云绑住后实施强奸。刘彩云在公安B卷第62页证明先强奸后拿龙卡去取钱手才被帮住,眼睛被蒙住,嘴被堵住。杨安平早在公安B卷第39页证明看见班成龙过了五分钟左右就下楼了,是石明抢的手机,三毛、石明没搜到其他东西,是杨安平在王丽房里搜的龙卡和存折。同案犯实施以上行为时,班成龙早已不在现场,以上行为不是班成龙亲自所为。犯罪后班成龙没有分赃,受害人提的1100元只有受害人陈述,同案犯没有对1100元进行分赃,不能作为共同犯罪的赃款。

综上所述,班成龙在犯罪现场仅3-5分钟后因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就主动离开现场,没有对受害人进行捆绑等行为,没有参与强奸、分赃,其亲自实施的犯罪行为危害性轻微,认罪态度好。班成龙从20023月犯罪至今没有其他犯罪行为,有正当职业维持生活,自食其力。敬请人民法院认定班成龙为从犯,并对其从轻处罚。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我是李云祥的辩护律师,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李云李没有指使其他被告人对受害人进行殴打,李云祥当时不知道受害人挨了打,李云祥在受害人挨打时不在现场,李云祥不应成为本案的第一被告。

李云祥与李盛兴系堂兄弟关系,李盛兴与本案受害人是男女朋友关系。受害人拒绝与李盛兴交男女朋友后,李盛兴不服气,想要受害人退些李盛兴与受害人交男女朋友期间受害人用了李盛兴的钱。李盛兴碍于面子不便直接找受害人要钱,而是找到李云祥告之在外起捉四姨为由要李云祥找受害人退钱。李盛兴与李云祥商量在受害人坐起打牌,捉别人四姨时就当场捉住受害人把她带出来,要她退捉四姨的钱,而受害人如不肯交钱怎么办,李盛兴、李云祥没有进一步协商,以上事实有李云祥在公安卷第30页、31页李云祥的两份律师会见笔录、谢姣嫔向法院提供的证词、证人李太军、姜建军的证词予以证实。

李云祥因认识受害人不便出面,找来朱永中商量说受害人在外打牌捉别人四姨,我们可以看她打牌,如耍狡就当场把她抓住,过二天去捉,朱永中在公安卷第51页交待说踩钱不出李去祥要他打受害人,因朱永中的证据是孤证,不能做为定案依据。

李云祥、朱永中在昭陵西路看到受害人,李云祥进行指认后在百花园门口离开。朱永中跟着受害人到和顺酒店门口临时喊来猴子,猴子又即时喊来陶常欲,在和顺酒店门口,陶常欲和猴子一左一右夹住受害人往路边上走,说受害人捉别人四姨,猴子当场就打了受害人一耳光,上车后猴子又打了受害人一耳光。受害人下车后,三人随即对受害人进行殴打。经过一段时间后朱永中打李云祥电话,说受害人只肯出壹仟元,李云祥要朱永中逼一下,并没有要朱永中打受害人,以上事实有李云祥在公安卷第3335页的陈述,李云祥的两份律师会见记录,陶常欲在公安卷第666768页的陈述、受害人在公安卷第79页的表述予以证实。朱永中在公安卷第4849而说天哥(李云祥)在和顺酒店门口看到受害人,我们四人一起上前抓住这女人并把她拖上车,该证是孤证,不能做为定案依据,后朱永中又在公安卷第4659页陈述天哥(李云祥)在昭陵西路指认后离开,前后证词明显不一致,不能证明案件事实,而李云祥、谢姣嫔、陶常欲的以上证据证明李云祥不知谢姣嫔被拖上车在建材城山上挨了打。

受害人告知朱永中受害人之女彭桂芳的电话,要其到彭桂芳手中去取钱。朱永中要李云祥打的来接他,此时李云祥才知道受害人在建材城山上,因出租的士司机是外人,朱永中在车上没提谢姣嫔挨打的事。到昭陵西路后,李云祥在车上没下来,朱永中在谢姣嫔的女儿手里取的钱,晚上七点左右,李云祥才到朱永中手里拿钱,李云祥在公安卷第333439的陈述,李云祥在2009.5.7律师会见笔录第4页的陈述,陶常欲在公安卷第68页的陈述,谢姣嫔在公安卷第72758183页的表述,受害人的女儿彭桂芳在公安卷第868889页的证据予以证明。朱永中说是天哥(李云祥)指认的妹子,天哥自己在妹子手里拿的钱,朱永中说是天哥指认的妹子,天哥自己在妹子手里拿的钱,朱永中等人下山后天哥就打来电话分了钱,朱永中在公安卷第5051页的陈述是孤证,其陈述与李云祥、陶常欲、谢姣嫔、彭桂芳的陈述不一致,不能成为定案依据。朱永中在公安卷第53页,说天哥指的妹子,我下车接的钱,在第50页说是天哥在女孩子手中接的钱,前后陈述矛盾,以上事实证明李盛兴、李云祥商量受害人在麻将馆坐起打麻将捉四姨时当场抓住受害人,要她退捉四姨的钱,没有商量要使用暴力。李云祥也只要朱永中在受害人坐起打牌捉四姨时当场把她捉住,要她退回捉四姨的钱,没有要朱永中打受害人,朱永中喊来猴子,陶常欲把受害人捉到建材城山上进行殴打,李云祥不知情,因此,李云祥不是本案第一被告人,李云祥不承担其他被告人打受害人并踩钱出来的法律责任,请法庭予以明察。

二、李盛兴、李云祥是商量谢姣嫔在坐起打牌捉别人四姨时当场把她捉住,要她退捉四姨的钱,李云祥找朱永中商量也是如此,李盛兴、李云祥并没有商量要打谢姣嫔,李云祥也没指使朱永中打谢姣嫔,李云祥不构成抢劫罪的共同犯罪,敬请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追究李云祥的刑事责任,并请求人民法院判处李云祥缓刑,给李云祥改过自新的机会。

本案的起因有其特殊性。李盛兴老婆出走十余年,父母双亡,唯一的儿子由其单身叔叔带着,儿子的生活费由其叔找镇政府一部分,其弟支付一部分,李盛兴没有正当职业,生活也十分艰难。李盛兴与谢姣嫔交男女朋友后,李盛兴是重感情的,想和受害人长久相好,受害人彻底与李盛兴分手后,李盛兴不服气,在情感上得不到满足,经济上又困难,为此要受害人退些两人相处时用了的钱。李盛兴碍于面子,找到三代内的堂兄弟李云祥,明确商量是在谢姣嫔坐起打牌就可以进去,当场把她捉住,要她退捉四姨的钱。李云祥家族观念重,同情李盛兴生活艰难,李云祥认识受害人而不便出面才喊来朱永中,这就是本案起因的特殊性,如李盛兴、李云祥当归在场是不会捉谢姣嫔,更不会打谢姣嫔的,发生矛盾也就是违反社会治安的行为,李云祥找朱永中商量也是如此,李盛兴、李云祥并没有商量要打谢姣嫔,李云祥也没指使朱永中打谢姣嫔,李云祥不构成抢劫罪的共同犯罪,敬请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追究李云祥刑事责任,并请求人民法院判处李云祥缓刑,给李云祥改过自新的机会。以上的事实有李云祥在公安卷第31页的陈述,李云祥在0957的律师会见笔录第23页的陈述,受害人谢姣嫔的证词,证人李太军、姜建军、老塘村委的证词予以证实。

李云祥找来朱永中商量,要朱永中在受害人坐起打牌捉别人四姨时,当场把她捉住,要她退捉别人四姨的钱,李云祥没有对朱永中说具体捉多少钱,捉不出怎么办。200846,李云祥、朱永中在昭陵西路跟着受害人,李云祥在百花园门口离开,后来朱永中喊来猴子,猴子喊来陶常,三人临时起意将受害人捉到建材城山上进行殴打,李云祥对这部分犯罪事实不知情,我已在前面进行了详细论述,不再赘述。根据刑法第25条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共犯必须有共同的犯罪目的,协商一致,相互认同,而李云祥与朱永中仅协商在谢姣嫔坐起打牌时当场捉住把她带出来,要她退捉四姨的钱,坐起打牌的人至少有四人个人在场,不可能临场抢劫的,所以李云祥仅在刑法第238条的非法拘禁罪中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的处刑幅度内受处罚。对朱永中临时喊来的猴子,猴子临时喊来陶常欲,三人将受害人捉到建材城山上进行殴打犯罪事实,不在李云祥与朱永中协商的共同犯罪之内,请合议庭予以明察。

综上所述,李云祥是初犯,事发前一直遵纪守法,有正当的职业,靠辛勤劳动养活自己,日常尊老爱幼,有良好的生活习惯,这次因看到李盛兴生活艰难,家族观念重,想为李盛兴出气而犯的错误,现在李云祥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改过自新,也赔偿了受害人的损失,并得到了受害人的谅解,受害人也向法院提出了从轻处罚的刑事谅解书。这有受害人谢姣嫔、老塘村委、鸡笼派出所、渡头桥镇政府、刘成云、李明中的证据予以证实。刑法的基本原则是教育第一,惩罚第二,渡头桥镇政府、老塘村委、鸡笼派出所都愿意对李云祥进行监督、帮助教育,敬请人民法院对李云祥以非法拘禁罪处刑的同时判处缓刑,给李云祥改过自新的机会。

 

辩护人:湖南楚信律师事务所

*** 律师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劳动仲裁代理词
下一篇:李少秋案法律意见书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