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刑事辩护律师】
┝ 长沙刑事辩护
【长沙婚姻继承律师】
┝ 婚姻继承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 交通事故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 医疗事故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 劳动工伤
【长沙人身侵权律师】
┝ 人身侵权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离婚了,工资和银行存款怎么分割?
 劳动合同法上经济.补偿与赔偿金的计算公式
 什么是混合过错?怎样确定混合过错中双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
 离婚了时股票、股票期、权金、债券怎么分?
 劳动合同法实施前的经济补偿与赔偿金
 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机动车、非机动车概念(二)
 怎么理解婚姻法中的父母子女关系(三)
 那些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支付济补偿与赔偿金
 侦查陷阱下出售假币的行为如何定性?
 未保护现场的责任认定案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刑事辩护律师长沙刑事辩护 → 帮他人窃取客户信用卡内信息的行为如何定性?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帮他人窃取客户信用卡内信息的行为如何定性?
来源: 互联网转载 作者:未知 发表日期: 2018-01-23 14:48:27 阅读次数: 301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帮他人窃取客户信用卡内信息的行为如何定性?

                                     一王群涛等伪造金融票证案

【案情介绍】

    被告人董晓峰,男,1971323日生,汉族,浙江省镇海市人,大学文化程度,原系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收银员领班。

  被告人王群涛,男,1968516日生,汉族,江苏省仪征市人,中专文化程度,原系上海国际贵都大饭店财务人员。

  被告人翁耘耘(系被告人王群涛之妻),女,19681225日生,汉族,广东省潮阳市人,初中文化程度,原系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收银员。

  被告人王群涛、翁耘耘于199611月通过王群涛的同学王斌(在逃)认识了蒋宁(在逃),蒋宁提出由其提供窃取信用卡信息资料的专用工具读码机,由翁利用英担任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收银员接触外汇信用卡的机会,秘密使用读码机窃取客人信用卡磁条信息(因其方式是将信用卡有磁条的一端插入读码机的卡槽,沿槽从头至尾拉过,故被称为拉卡)。蒋宁允诺,帮他一张卡,给报酬人民币500元。王、翁明知拉卡违反信用卡结算操作规程,但为谋取拉卡的报酬,同意为蒋宁拉卡。同年12月,被告人王群涛、翁耘耘从蒋宁处取得读码机,翁耘耘即在酒店利用客人结账的机会,秘密使用读码机”“拉卡。为了加快拉卡速度,翁耘耘又拉拢担任收报员领班的董晓峰参与共同拉卡。董晓峰明知拉卡是违规行为,但因受利益驱使而同意参与拉卡。至19971月,被告人翁耘耘伙同被告人董晓峰,先后在希尔顿酒店小商店、餐厅、咖啡厅等处,利用客人使用信用卡结账的机会,在正常结算后,秘密使用读码机窃取客人信用卡磁条的信息。19971月底,被告人王群涛将读码机交还给蒋宁,并从蒋宁处收取报酬人民币2万元。王、翁分得7000元,董分得1. 3万元。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上述三名被告人犯侵犯商业秘密罪。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认为,三名被告人身为涉外大饭店的财务人员和收银员,明知用j}法手段获取客人的信用卡磁条信息并提供给他人,可能会损害权利人的利益,却仍然为他人实施伪造信用卡犯罪提供帮助,其行为是伪造信用卡犯罪的一个组(11998)沪二中刑终字第210号。案例选自北大法意网,最后访问时间:2007323日。

成部分,已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7条之规定,判决如下:(1)王群涛犯伪造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2)翁耘耘犯伪造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宣告缓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3)董晓峰犯伪造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4.非法所得人民币2万元予以没收。一审法院判决后,被告人董晓峰不服,提出当初其只被告知是搞市场调查,且不明知读码机的用途,根本无法预见可能会造成的损害结果,其窃取信用卡信息的行为与伪造信用卡有质的区别,应当属于民事纠纷。本案发生在修订后的刑法实施以前,应适用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条,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应适用当时的法律,因此他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董晓峰的辩护人认为:本案没有证据能证明董晓峰已预见到危害结果的发生,董主观上是不明知的,故其没有犯罪故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认为,伪造金融票证罪是行为犯,只要实施了窃取信用卡信息的行为,就构成犯罪。被告人为获取非法报酬而实施拉卡行为,主观上具有犯罪的直接故意。原审判决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并无不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明知拉卡是违法行为,因贪图非法利益而秘密窃取客户信用卡磁条信息并提供给他人,属于为他人伪造信用卡犯罪提供帮助,依法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被告人关于其原以为窃取信用卡信息是搞市场调查的辩解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认定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余,适用法律亦无不当。遂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理分析】

    处理本案涉及的主要问题在于:①如何界定信用卡磁条信息商业秘密的关系?②使用电子设备进行犯罪行为的定性问题?③如何理解伪造金融票证罪的构成特征?一、本案三被告是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侵犯商业秘密罪是指违反国家商业秘密保护法规,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本案三被告人是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的关键是界定信用卡磁条信息商业秘密的关系,而这两种信息的性质是不同的,前者是信用卡中储存的能够证明持卡人合法身份、并能使得持卡人实现存取款项和在特约商户消费的相关信息。如:最高使用额度、号码、持卡人姓名等。这种信息与能为权利人带来重大经济利益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即商业秘密)是不同的。商业秘密具有商业价值,属于无形财产,通常为权利人设法保密的。一旦泄密,可能会在市场竞争中失败,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信用卡磁条信息则没有这种价值,它虽然也有技术性,也被权利人保密,但它本身不能被认为是财产。由此可见,行为对象在性质上的根本差异决定了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二、三被告人也不构成盗窃罪、'_在审判过程中,也有人认为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是行为人的行为与盗窃移动电话密码相类似,在国外,使用电子设备进行犯罪的,也多以盗窃论处。根据刑法通说,成为我国刑法上规定的盗窃对象的财物,必须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而且是人力可以控制、支配的财产。①而信用卡信息明显不具有这种特征。信用卡信息韵价值在于能够使空白信用卡因储存有信息而成为有价支付凭证,即内存信息本身使信用卡具有了一定的财产性特征,因此,作为金融信息与其载体的复合体,信用卡可以成为盗窃罪的对象。但是,内存信息只是信用卡的构成要素之一,它本身不能成为有价支付凭证,也不具有财产性特征,因此,盗窃信用卡信息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涉及了盗窃有价支付凭证行为定性问题的内容,该解释第5条第(2)项规定,盗窃有价支付凭证的,可根据具体情况以盗窃罪论处。但如果其窃取的印鉴不全的支付凭证,或不能即时泡现的记名的支付凭证,行为人在其上加以签字盖章、或更改签名、或增写票面金额的,亦触犯本罪,如果进而实施诈骗活动的,应根据牵连犯的原理依触犯的相应的金融诈骗罪论处。至于此前的盗窃行为,应看作是本罪的预备行为。这个解释中盗窃的金金融凭证虽然没有涉及信用卡,但是笔者认为盗窃信用卡信息的行为可以比照该解释中的原则来处理。同样,盗窃信用卡信息的行为从犯罪形态上看是为伪造信用卡行为作准备的,是伪造信用卡犯罪行为的预备行为。因此,在行为人实施了这一行为后,可以其面的实行行为构成的犯罪定罪。三、三被告人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

  1.从客观上看,对信用卡的伪造属于伪造金融票证罪的一类重要行为类型。从实践中看,伪造信用卡的行为主要分为两种情形:①非法制造信用卡,即模仿信用卡的质地、模式、版块、图样以及磁条密码等制造信用卡;②在真卡的基础上进行伪造,即信用书本身是合法制造出来的,但是未经银行或者信用卡发卡机构发行给用户正式使用,即在信用卡上未加打用户的账户或者姓名,在磁条上也未输入一定的密码等信息。具体面言,又可分为四种情形:①非法获取发卡银行的空白信用卡凸印、写磁制成信用卡;②对发卡银行发行或尚未发行的信用卡凸印、或对磁条内容进行修改,重新写磁而制成信用卡;⑧对他人信用卡的签发进行涂改,然后重新签名;④利用作废的信用卡,甚至普通的磁条卡重新写磁后,在自动取款机或终端机等设备上行骗。

    对于一张完整的信用卡来说,内存信息是一个不可缺少的元素。这是因为,为保证信用卡使用的安全,发卡银行会在信用卡上设置储存持卡人个人金融信息的磁条。信用卡磁条内的信息,一般记载持卡人在银行存款账户的号码和取款密码。从设置磁~参见高铭暄、马克昌主编:《刑法学》,中国法制出版社2007年版,第596页。

条密码的目的和技术要求看,磁条内信息只被持卡人自己掌握,因此,磁条内的信息具有证明持卡人身份和权利的作用,谁掌握这些信息,谁就可以被认为是权利人。若这些信息被伪造信用卡的人获取,伪造信用卡的人就可以把该信息拷入伪卡的磁条制成伪卡,从而,该伪造的信用卡就可以被当做真卡使用。伪卡持卡人可以用伪卡在商店信用消费,又可以提取真卡所有人的银行账户内的存款。本案中三被告人所窃取的合法持有人信用卡磁条内的信息,除了被不法分子用于伪造信用卡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可合法利用的价值。

    而从行为发展阶段看,对信用卡信息的窃取应当属于伪造信用卡作准备的前期行为或预备行为。有的观点认为窃取信息的行为也属于伪造信用卡的实行行为,笔者不赞同这种观点。这需要对“伪造”行为进行分析。如果将一个完整的信用卡的产生过程作为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主要包括四个行为:①窃取他人信用卡信息;②制造或用其他方法取得空白信用卡;③在空白卡上伪造发卡银行和持卡人身份;④将窃得的他人信用卡磁条内的信息拷入伪卡磁条。从所具有的危险性看,这些行为都威胁到刑法所保护的具体权益,但是他们对金融管理秩序的危险性是不同的,后两个行为已.使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面临实际的危险,一旦这两个行为完成就意味着信用卡合法持有人的财产时刻处于被窃取的危险中。而窃取信息的行为对刑法保护权益的威胁远没有后两个行为这么迫切。如果形象地说,前两个行为属于制造“零部件”的行为后两个行为就属于“组装”的行为。它们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伪造信用卡的行为系统在这个行为系统中,后两个行为无疑是“伪造”行为当然的内容,而前两个行为,作为伪造信用卡的行为系统的前期行为,是“组装”伪卡的前提条件,该前期行为是直接针对信用卡组装行为的,因而应属伪造信用卡的预备行为。也就是说,在针对信用卡信意:的行为中——非法取得信息的行为不能认为是伪造信用卡的实行行为,而将所窃取信息拷入伪卡磁条的行为才属于“伪造”行为的内涵。尽管属于伪造信用卡的预备行为,但窃取信用卡信息情节严重的行为也具有相当危害性,因而也具有可罚性,应当让符为人承担刑事责任。    

    2.从主观上看,伪造金融票证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而且是直接故意。作为窃取信用卡磁条内信息的直接行为人,虽然没有认识到其行为构成伪造信用卡犯罪;但其为了获取非法报酬,接受蒋宁的指使窃取信用卡信息,主观上不仅具有与指使者相同的窃取信用卡信息的直接故意,而且还具有放任危害金融管理秩序等结果发生的间接故意,其主观上有罪过。行为人对窃取信用卡信息本质的错误认识,不能改变其主观上有罪过的事实。

    更何况,犯罪人的这些行为,既侵害了客户信用卡内存款的安全,又破坏了金融机关对信用卡使用的管理秩序,还严重损害了我国信用卡使用环境的国际声誉。因此,他们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严重侵犯了国家对金融票证的管理制度。可见,本案三被告人的行为已满足了伪造信用卡犯罪的所有构成要件,根据主客观统一原则,本案被告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综上,本案两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条关于从旧兼从轻的原则,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7条第1款第(4)项之规定,以伪造金融票证罪对三名被告人定罪量刑是正确的。四、关于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应当注意的是,本案如果发生在第10届全国人大常委第14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五)》公布之后,三被告人的行为就不应再定伪造金融票证罪,而应定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了。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是《刑法修正案(五)》创设的一个新罪名,是指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或者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数量较大,或者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或者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或者窃取、收买或者非法提供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妨害信用卡管理程序的行为。近年来,随着信用卡应用的普及,伪造信用卡的犯罪活动日益严重,出现了境内外互相勾结、集团化、专业化的新情况,从窃取、非法提供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制作假卡,到运输、销售、使用伪造的信用卡等各环节,分工细密,犯罪活动猖獗,对信用卡的管理秩序造成冲击,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虽然这些具体的犯罪行为在1997年《刑法》中都属于涉及信用卡的犯罪行为,但是由于在各个犯罪环节上表现的形式不同,在具体适用刑法时存在一定困难,而且也不利于有力打击迅速蔓延的信用卡犯罪,因此,将此类伪造信用卡或信用卡诈骗罪的帮助、预备行为或后续行为作为具有独立意义的犯罪行为进行规定,对预防与控制信用卡犯罪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前面已经分析,本案三被告人的行为即盗窃信用卡内信息属于伪造信用卡的预备行为,不能被包含在伪造信用卡的“伪造”行为内,不是伪造金融票证罪的实行行为。《刑法修正案(五)》将这种伪造信用卡犯罪的预备行为上升为实行行为,规定为具有独立意义的犯罪,将对打击信用卡犯罪具有重要而积极的意义。因此,在《刑法修正案(五)》公布后,对伪信用卡的持有、运输、出售、购买或者像本案中三被告人实施的盗窃信用卡信息的行为都应该定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而不能再以其他罪名定罪了。当然,如果行为人既盗窃信用卡信息,又继而实施了伪造信用卡的实行行为,构成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的牵连犯,按照从一重处原则,即伪造金融票证罪处罚即可。

【结  论】

  1.信用卡磁条信息没有商业价值,它虽然也有技术性,也被权利人保密,但它本身不能被认为是财产。因此,窃取信用卡磁条信息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2.内存信息只是信用卡的构成要素之一,它本身不能成为有价支付凭证,也不具有财产性特征,因此,盗窃信用卡信息的行为也不能定盗窃罪。

【相关链接】

    相关的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七十七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伪造、变造汇票、本票、支票的;

    (二)伪造、变造委托收款凭证、汇款凭证、银行存单等其他银行结算凭证的;

    (三)伪造、变造信用证或者附随的单据、文件的;

    (四)伪造信用卡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五)

    第一条在刑法第一百七十七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七十七条之一:“有下列情形之一,妨害信用卡管理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量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一)明知是伪造的信用卡而持有、运输的,或者明知是伪造的空白信用卡而持有、运输,数量较大的;

    (二)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数量较大的;

    (三)使用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信用卡的;

    (四)出售、购买、为他人提供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窃取、收买或者非法提供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

    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犯第二款罪的,从重处罚。

    相关的司法解释与指导性意见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2001年418日)

    二十五、伪造、变造金融票证案(刑法第177条)

    伪造、变造金融票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伪造、变造金融票证,面额在1万元以上的;

    2.伪造、变造金融票证,数量在10张以上的。

相关的参考案例王海全伪造金融票证案[ (2006)朝刑初字第02120号]载北大法律信息网,最后访问时间:2007年4月11日。邹洪利等伪造、变造金融票证案[ (2001)海中法刑初字第78号]载北大法律信息网,最后访问时间:2007年4月11日。

    (黄俊平)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如何界定受贿罪的主体
下一篇:刚开始使用假币就被抓获的行为如何定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