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律师 长沙律师 设为首页 长沙律师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长沙律师
  >> 分 类 导 航
【长沙刑事辩护律师】
┝ 长沙刑事辩护
【长沙婚姻继承律师】
┝ 婚姻继承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 交通事故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 医疗事故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 劳动工伤
【长沙人身侵权律师】
┝ 人身侵权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点 击
 离婚了,工资和银行存款怎么分割?
 什么是混合过错?怎样确定混合过错中双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
 离婚了时股票、股票期、权金、债券怎么分?
 劳动合同法上经济.补偿与赔偿金的计算公式
 劳动合同法实施前的经济补偿与赔偿金
 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机动车、非机动车概念(二)
 怎么理解婚姻法中的父母子女关系(三)
 离婚时公司、企业股权怎么分割?
 那些情形下用人单位应当支付济补偿与赔偿金
 什么是医疗纠纷?
  >> 版 权 及 免 责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医疗事故 → 深圳缝肛门事件产妇丈夫起诉助产士人身伤害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深圳缝肛门事件产妇丈夫起诉助产士人身伤害
来源: 互联网 作者:郑贴侨摘录 发表日期: 2012-02-12 19:47:03 阅读次数: 2141 查看权限: 普通信息

深圳缝肛门事件产妇丈夫起诉助产士人身伤害

 央视《新闻调查》

  【核心提示】

  2012年2月11日播出的央视《新闻调查》关注对深圳缝肛门事件进行了调查回访,对于事件的真相,当事双方仍旧各执一词。而此事也彻底改变了双方的生活。目前,产妇丈夫陈默诉受深圳凤凰医院和张吉荣的人身侵害案件,已经进入到了一审阶段。以下为节目实录:

  【采访人物】

  陈默

  张吉荣

  肖友若  《南方都市报》记者

  张国防  《深圳晶报》记者

  王  东   深圳市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

  卓小勤   陈默委托代理人

  王少为   卫生部北京医院 妇产科副主任

  周  复   深圳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医疗监管处处长

  赵  波   陈默原委托代理人 律师

  邓  辉   张吉荣委托代理人律师

  【正文】

  解说:2010年7月,一条条触目惊心的媒体标题,引发了一场众人关注的深圳“缝肛门事件”。

  事件的一方,产妇的丈夫陈默。

  陈默:有什么资格去缝她的肛门?

  解说:事件的另一方,妇产科的助产士张吉荣。

  张吉荣:缝肛门根本就不存在。

  解说:媒体密切关注,事件迅速升温,调查机构介入。

  王东:我们几位医生都检查过了,没有发现肛门被缝住的情况。

  肖友若(《南方都市报》记者):缝和扎是有很大区别的:缝是要用到针,那扎不一定要用到针。

  解说:事件平息三个月后,“缝肛门事件”再起波澜,助产士将媒体和陈默告上法庭。

  张吉荣:我觉得我太冤枉了,我觉得他说的其实就是无稽之谈,根本没有的事情,而且媒体把我炒作了。

  陈默:我明明是伤者方,怎么倒过来被肇事者去告了,我真的是非常震惊。

  解说:一审判决结束,陈默的代理律师另案起诉张吉荣人身伤害,经历各种调查、两场官司,这场发生在医院、患者、媒体之间的“缝肛门事件”到底如何步步衍生,谁是最终的受害者?

  2011年11月,在那场曾经引发公众密切关注的深圳“缝肛门事件”发生一年半后,我们在深圳和陕西分别见到了事件双方当事人,产妇的丈夫陈默和助产士张吉荣。节目播出之前,应当事人陈默的要求,我们对他的影像做了隐性处理。一年半前的那场事件至今仍然没有终结,而那场意外的事件本身却彻底改变了双方的生活。产妇的丈夫陈默说事发前他在深圳租住的是高档公寓,而如今,为了照顾妻小、打官司,生意没了,工作没了,屡次被迫搬家,现在他租住在深圳市城乡结合部,家里只有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但是对于一年前的“缝肛门事件”,他的态度依然坚定无比。

  陈默:我的判断我至今还是坚信不疑的,张吉荣跟我的描述是有痔疮,我认为她就是在编造一个谎言。

  解说:当年,事件的另一方深圳凤凰医院妇产科的助产士张吉荣,因为“缝肛门事件”丢了深圳的工作,回到陕西老家,目前在一座矿区小城独自生活,生活拮据,一年半过去了,再次谈起“缝肛门”事件,张吉荣依然十分激动。

  张吉荣:就是说,如果我做了缝肛门的这个事件,我现在以我儿子的名义起誓,如果他一直要认为我缝了肛门,让他以他儿子的名义起誓,我诅咒他,我真的。

  记者:从来没做过?

  张吉荣:没有。

  解说:这里就是曾经发生“缝肛门事件”的深圳凤凰医院,因为城市规划的原因,该医院在2011年夏天已经停业。事隔一年多,我们重回事件现场,希望通过各个当事人的叙述和曾经媒体留下的影像,回溯事件原委,去了解这场如今给医患双方,给当事人造成如此大伤害的,“缝肛门事件”到底为何迟迟难以收场?

  2010年7月23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39岁的陈默和他25岁的妻子在深圳凤凰医院迎来了儿子的诞生,妻子顺产,新生儿健康,本来一切都那么顺利,让人高兴,可是快乐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

  记者: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太太身体下面可能有点不太舒服?

  陈默:差不多9点左右,麻药劲已经散了,她说屁股痛,我还没当回事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看她顶不住了,身上的衣服全都汗透了,脸色煞白,冷汗全出,在那拼命地喊叫,声嘶力竭,这种痛苦是我从来没见着,她有这么痛苦,我就问她“哪儿?怎么回事儿?”,她说肛门那儿疼的受不了了,我掀开被子一看,就发现我所说的一圈都是线,肛门凸出来很多东西,肿成那样。

  记者:发现它(脱出物)上面有一圈线?

  陈默:对,有一圈线。

  记者:那你当时问没问你太太怎么回事儿?

  陈默:我问了,我说这怎么回事儿,她说不知道。

  记者:那当时你看到你太太身体下面被线缝上,你当时看到那个线缝的是把整个肛门全部缝住了呢?还是说只是看着有线?

  陈默:我看着整个凸出物上面一圈都是线。

  解说:妻子疼痛难忍,陈默向院方求助,得到的答复是痔疮急性发作,剧烈的疼痛和肛门部位脱出物上的线圈儿,让陈默很狐疑,而且在生完孩子的两天时间里,妻子都没有排便。陈默猜测没有排便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肛门被缝了。

  生完孩子三天后的7月26日,在陈默的一再要求下,院方虽然做了些止痛处理,但他妻子肛门部位的疼痛依然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陈默选择了向电视媒体说出自己的猜测。

  陈默:你为什么把她肛门全部缝住了,把她的肛门全部缝起来了,缝了一圈,这就是典型的打击报复,是有原因的,前因就是因为红包的问题,后果就是造成我们这样。

  解说:第二天,7月27日,深圳的两家平面媒体也接到读者热线,找到陈默和医院进行采访;7月28日,两家平面媒体同时发稿“产妇肛门被缝”、“助产士索要红包”骇人听闻的报道标题,让“缝肛门事件”迅速传遍全国,一时间人们纷纷痛斥医生的医德,同情患者的遭遇,呼吁社会正义。 

  肖友若,深圳最早报道此事的记者之一。

  肖友若:当时我们做第一篇报道的时候,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它是显眼的,有一个特征是什么,就是她的肛门被封住了,她无法排便,只能说是按照他(陈默)原来的这样来表述,那至于究竟是,具体是不是如外来读者怎么去想,我们当时确实也不知道。

  记者:你刚才说她的肛门完全被封住了,被缝住了,这是你的判断?

  肖友若:对,我是基于陈先生的判断,他的说法的判断。

  解说:面对强大的舆论压力和信任危机,7月28日,也就是众多媒体报道“缝肛门事件”的当天,深圳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介入了调查。这天晚上,他们来到深圳市凤凰医院,约谈了张吉荣和陈默,查看了产妇在深圳凤凰医院和深圳人民医院的诊疗记录;7月29日一早,也就是产妇生完孩子的第六天,深圳市卫人委针对媒体质疑的红包、缝肛门,助产士的执业资格等问题向媒体公布了一个调查结果:首先,调查报告认定助产士张吉荣收受了患者一百块钱红包,但并没有认定张吉荣索要红包。那么,关于红包的事件原委是怎样的呢?

  据产妇的丈夫陈默向媒体回忆,在他妻子进产房之前助产士张吉荣曾经四次来到他们的病房,目的是索要红包。

  陈默:前两次是开口暗示,五分钟进来一次,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没有。我说我们当时因为还没有产前特别剧烈疼痛,我说我们能不能吃个饭,她说你吃,吃你的,但是你准备好了没有?这是很明显的暗示了,连续四次。

  解说:根据陈默的描述,在助产士张吉荣的一再暗示下,他拿出了身上仅有的两百块钱现金中的一百块钱,给了张吉荣作为红包定金,并承诺事后会给更多。

  记者:进产房之前,你大概一共见过陈默几次?包括他的太太。

  张吉荣:因为她来的时候,宫口开三个,宫口开三个就要进产房了,她没有吃饭,她老公去给她买饭,买完饭,我就不停地去病房看她,他说我进了四五次,我觉得我四五次都不止,因为我害怕,他们理解不到那个害怕,我们害怕。

  记者:你当时害怕什么?

  张吉荣:孩子要生在病房了,她宫缩挺紧的,你孩子要生病房,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我出去打工的。

  记者:按照规定来讲,孩子是不能生在病房的,是吗?

  张吉荣:绝对不允许出生在病房。

  记者:当时收这100块钱的时候,就是完全没有可能就彻底拒绝不收?

  张吉荣:你想想生完孩子那种高兴,人的心情,他真是表示千恩万谢的那种心情,你那时候退给他,他能愿意吗?广东人有一个习惯,他们5块钱也是个红包,你不能不收,只是意思而已。

  解说:张吉荣和陈默关于100块钱红包发生的时间是在产前还是产后,从始至终都不一样。

  记者:你觉得就是说,像广东人平时遇到好事的时候发的那个就是利市,不能严格算作是红包,是这个意思吗?

  张吉荣:对。

  解说:其实张吉荣一直没有承认过真的收受了这100块钱红包,因为据她的描述,很快她就把这个红包退了回去。

  记者:那当时你退红包是什么时候退的?

  张吉荣:第二天早上下班以前,我是早上8点要下班,我们下班以前要去病房,查完房以后,然后才……

  记者:怎么退的呢?

  张吉荣:我就放他抽屉里了,他是包的病房,我们的病房是单人病房,他一个人包的房间,完了以后,我就放在抽屉,我说最后他总是要收拾东西的,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到最后我们院长还说,张吉荣我给你100块钱,你把这100块钱还给他算了,我当时就笑了一下,我就说,我没收他红包,我干吗要给他还100块钱,我说我不去。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张吉荣:这是事情报道以后,他们都认为我收了这个红包。

  记者:那你当时把这100块钱放在抽屉里的时候,有没有告诉陈默?

  张吉荣:没有,我当时放钱的时候,他抽屉里还有一把钥匙呢。

  记者:那你没有想到这件事正是因为当时放在抽屉里头,没有跟他讲,这事有点说不清楚了?

  张吉荣:对,是有点说不清楚,但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件事情发生。

  记者:他们看见你放了吗?

  张吉荣:他们没有。

  解说:张吉荣表示,在产妇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上午,她就把红包放回了产妇病房的床头柜里。7月26日下午以后,陈默和他的家人就再没有让她进过病房,所以不存在7月28日媒体报道完“缝肛门事件”后她再还钱的事情,而对于红包被张吉荣退还,陈默认为张吉荣在撒谎。

  记者:那这100块钱你后来见过吗?

  陈默:院长当我面拿出来放抽屉里,我又拿出来还给院长了。这算谁的?院长你拿给我这算啥?那是赵院长拿出来放进去的,是我亲眼看见的。

  记者:赵院长拿出100块钱放到抽屉里了?

  陈默:对。

  记者:当着你的面?

  陈默:对。

  记者:那赵院长这么做,她给你100块钱直接给你就行了,为什么她还要把钱放到抽屉里头呢?

  陈默:那我就不清楚了。

  解说:100块钱到底怎么回到陈默手里呢?深圳凤凰医院已经暂停营业,赵院长也去了别的医院,我们找到了赵院长的电话,但听说我们是为“缝肛门事件”而来,她拒绝接受采访。

  电话同期:我在外面和朋友在一起,说话不太方便。好,那我挂掉了。

  解说:我们从当事件发生期间,陈默接受当地电视媒体采访的资料中再次看到了陈默对100块钱红包归还的说法。

  陈默:我当时给了她一直没有还给我,直到昨天晚上(2010年7月28日),她当着卫生局领导的面,我们都在一起,在楼上会议室,她说她还给我了,但是我也没有收到,我老婆也没有收到。之后呢,这个院长提示,说她放在我的抽屉里了,但是之前我们抽屉打开从来没有,但是我从楼上会议室下来以后,拉开抽屉,确实发现了一个红包,那之前我没有发现。

  解说:陈默前后的表述出现了差异,红包的真相到底如何?惟一的知情人陈默的妻子非常坚决地拒绝接受媒体的采访,从事发到现在,没有人曾经采访过这位在很多问题上都是见证人和第一当事人的产妇,而惟一能肯定的是,100块钱又回到了陈默的手中。

  那么,肛门到底有没有被缝呢?

  7月29日那天有关部门在新闻通气会上公布的行政调查报告认为:产妇的肛门并没有被缝,肛门部位那一圈圈的线是助产士针对产妇生产过程中的痔疮出血点做止血处理。但是,在场媒体记者对此结论提出了严重质疑。

  张国防:介入的为什么是晚上而不是白天?另外没有对受害产妇进行检查,又是什么时间?这个产妇家属告诉我昨天调查的时候,是没有对产妇进行调查的。

  解说:面对这样的质疑,通气会结束后,深圳市卫人委立刻在全市抽调了深圳市最权威的三位肛肠科专家和一位妇产科专家,带着媒体记者们来到深圳市凤凰医院的病房,对产妇的身体进行检查,在由这四位专家的签字结论上指出未发现肛门被缝合的情况,助产士进行出血点的结扎是止血处理。

  解说:对于卫人委抽调的四位医学专家做出的这一结论,陈默依然表示不能认同。专家发布结论的第二天,陈默召集媒体继续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陈默:就是我们一直,产检也在凤凰医院,凤凰医院的产检医生,从我们第一次去产检到生孩子产检,都是一个医生,夏齐(音)医生,也没有说发现有痔疮,我老婆之前也没有,我都有问过,包括我老婆认识我之前,有没有过痔疮史,都没有。

  解说:我们在媒体资料中看到,当时陈默在表达完对有关部门调查结论表示不认同之后,最早采访此事的记者之一《深圳晶报》的记者张国防,当场给深圳市卫人委的新闻发言人周复打了电话,同样表示的质疑。

  张国防(《深圳晶报》记者):咱们召开那个发布会说鉴定结果不算数啊,是不是这回事?

  周复(深圳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医疗监管处处长):“缝肛门事件”这是专家的一个专业判断。

  张国防:是判断,不是鉴定,不是鉴定,是吧?是判断意见,不是鉴定,对不对?

  解说:陈默反复强调妻子之前从未有过痔疮的病史,而生产后三天没有大便,助产士张吉荣表示,她是发现了产妇生产后痔核脱出并有出血才做了痔疮的处理,而正是她对痔疮的处理才引发了之后陈默关于“缝肛门”的猜测。产妇生产后为何三天没有大便?我们就有关医学问题请教了具有丰富产科临床经验的卫生部北京医院王少为教授。

  记者:我们调查的这个产妇,她在手术之后有两三天的时间没有排便,那在你们一般的手术过程中一般产后会不会出现两三天没有排便的现象?

  王少为:阴道分娩的产妇,80%以上前三天都是没有大便的,为什么呢?在分娩过程中,你直肠里头,在整个产生的过程中,肠管里的便都会排得很空的,所以你短时间内分娩以后是没有大便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说你产后进食相对少一点,还有一个产后比较疲劳的过程,肠蠕动稍微慢一点,所以阴道分娩的产后两三天没有大便的,是非常正常的一种现象。

——此文由长沙律师(www.law11.org/)精心收集和整理。 ——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长沙律师感谢您的配合!
上一篇:医院未尽术后注意义务,手术引发并发症患者获赔偿
下一篇:丈夫被误诊致死 退休医生赔偿23万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长沙律师 湖南律师 长沙刑事律师 长沙离婚律师 长沙交通事故律师 长沙劳动工伤律师 长沙医疗事故律师 长沙债权债权律师 湖南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09-2012 长沙律师网-郑贴侨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八一路省委宿舍五区2栋408室
电话:0731—82219949 手机:18907390038 邮箱:250071218@163.com QQ:250071218
本站部分信息参考了其他专业法律人士的智力成果,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您不同意收录敬请告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删除! 并向您表示致敬。